高黎貢山 最後的方舟


  

在一個古老的傳說中,為了逃避大洪水帶來的滅頂之災,人類和動物躲進了諾亞方舟。從此,方舟成為了一個寓言,當我們棲居的古老星球遇到種種災難時,總是會有一艘方舟攜帶著眾生駛向彼岸。科學家說,史前一次漫長的冰河期,許多古老瀕危的物種找到了它們的方舟——高黎貢山,在這裏存活了下來,千萬年後,我們發現它們的同類已經在地球的其他地方消失了,只有高黎貢山上,這些物種還孤獨地生存著。

鳥瞰高黎貢山與怒江

在我去高黎貢山之前,看到一本名為《人類的雙面書架——高黎貢山解讀》的書,作者是範穩。書中這樣解讀到:“巨大綿長的高黎貢山山系,發源於青藏高原東南端的伯舒拉嶺。天晴的時候,可以望到吐蕃的雪山。”其實,我多少次登上高黎貢山,都無法望見西藏那些高聳的雪峰,除非是站在5128米的嘎阿嘎普峰上。作為橫斷山系中最重要的山脈,它的意義並不在於登高望遠,而是當你站在巍巍高黎貢山之巔,向東跨出一步,你就踏上了亞歐大陸,向西跨出一步,你就踏上了印度大陸。億萬年前,兩塊大陸漂移相遇,碰撞接合,高黎貢山從深深的海底崛起,形成了縱貫南北,橫空出世的山之驕子。高黎貢山是地球上最壯觀的牆,分割著亞洲重要的兩片地域。

高黎貢山南齋公房

再把視線轉向南北,從青藏高原出發的高黎貢山由北向南,向中印半島俯衝,綿延600餘公里,其修長的身軀跨越了五個緯度帶。可以使用一個比喻:高黎貢山猶如一座連接青藏高原與中印半島的巨大的橋樑。當然這是一座只有上帝才“建造”得出來的橋樑。在世界生態學家眼裏,東喜馬拉雅山地區是世界物種最豐富的十大關鍵地區之一,堪與南美的亞馬遜河地區媲美,高黎貢山正好在其東線。沒有哪一座山能像高黎貢山那樣,有如此豐富又相對懸殊的自然條件:北端終年積雪,南部則沒入亞熱帶叢林;西麓受印度洋暖濕氣流影響,雨水多,植被厚,東麓怒江河穀則屬典型的幹熱河穀氣候。氣候的多樣性,決定了它物種的多樣性,動、植物多達上萬種。科學家將之稱為“南北動植物走廊”。在地球發生劇烈地質運動時期,高黎貢山成為了東南西北動植物的“避難所”,於是有許多瀕危物種得以在高黎貢山保存下來,以珍稀動物避難所、天然植物園和物種基因庫著稱於世。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在中國眾多的自然保護區裏,居優先保護地位,其生物的多樣性在中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因而被世界野生生物基金會列為具有重要國際意義的A級保護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接納為“世界生物圈保護區成員”。

高黎貢山林海

第一個解讀高黎貢山的是喬治·福瑞斯特,來自於萬裏之外的英國。1904年,喬治·福瑞斯特受愛丁堡植物園的委派,到了雲南,到了高黎貢山。為了讀懂這座神秘的大山,他整整讀了28年,直到1932年他永遠倒在高黎貢山下的一片田野裏。在這28年當中,他一共組織了七次大規模動植物的採集,在高黎貢山一帶採集了10萬多種植物標本,1萬多種動物標本,特別是鳥類,還有3萬多份各種各樣的種子標本,並把它們都運到了歐洲,運回了英國。當時英國皇家地理學會的會長曾經發表文章稱讚:由於喬治·福瑞斯特先生的辛勤工作,才使得歐洲的花園如此燦爛。

杜鵑花

高黎貢山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起源於那裏的被稱作世界杜鵑之王的大樹杜鵑。高黎貢山被稱為天然的杜鵑花園,有近200種杜鵑花。福瑞斯特1907年在高黎貢山的西坡大塘採集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巨大的樹型的杜鵑花,他採集了大樹杜鵑圓盤標本,送回英國愛丁堡植物園,經與杜鵑花權威專家鑒定後,他們共同發表了文章,並把這種杜鵑定名為碩杜鵑,也就是大樹杜鵑。大樹杜鵑在1907年被發現,到發表定名以後,就作為一個標本陳列在大英博物館裏。並且一直被英國人引以為榮為聖物,他們就像擁有一件“絕版孤本”一樣,讓世界各地的植物學者羡慕不已。

大樹杜鵑的圓盤標本在博物館展出後,一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前,都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杜鵑樹標本。英國人為此整整自豪了74年。因為在福瑞斯特以後,這種大樹杜鵑到底生長在什麼地方,就失傳了。雖然是在中國,但是沒有人,或者說是沒有專家知道它們長在哪兒。

直到1981年,中國人才重新在高黎貢山上找到了大樹杜鵑。當年,福瑞斯特發現的那棵大樹杜鵑,樹的直徑為87釐米;如今在高黎貢山還鮮花盛開的大樹杜鵑,最大的直徑為305釐米。

高黎貢山不僅孕育了蜚聲全球的大樹杜鵑王,還是雲南山茶的原生地,任何一種人工培植的茶花,都可以在這裏找到與其相對應的原始品種。在這裏生長的千年禿杉之王、銀杏之王,拔地參天,氣度恢宏。走進高黎貢山,就走進了山魂水韻的巨幅長軸畫卷之中,迎接你的是神秘莫測的原始森林、出沒無常的飛禽走獸、空穀傳響的流水飛瀑、熱汽氤氳的高山溫泉,以及“一山分四季,十裏不同天”的立體氣候和四時不謝燦若雲霞的絢麗山花。徜徉蒼苔覆蓋的悠悠古道,拂拭風雪磨洗的斷碣殘碑,駐足抗戰遺留的明碉暗堡,你可盡情領略高黎貢山的滄桑神韻。

滇金絲猴

羊肚菌

高黎貢山的魅力很難用言語來描述,這座中國西部偉大的山脈,它的偉大不在於帝王的封賜,也沒有文人用鴻篇巨制來讚美。它擁有的更多的是一些來自大地、來自自然、來自生命的東西。

福貢亞坪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