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格宗——心中美麗的家園


  

香格里拉最高的雪山是巴拉格宗雪山,海拔5545米,它佇立在金沙江畔,與對面海拔5640米的白茫雪山構成一個不亞於虎跳峽的峽谷。這四山兩峽從東西兩側夾峙著犛牛高原,使香格里拉成為一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從東面進入香格里拉的大門是下橋頭,而西面的大門就是上橋頭,東面有一條碩都崗河分隔了哈巴雪山,西面也有一條河穿越巴拉格宗雪山,這條河叫崗曲河。“崗曲”的意思就是發源於雪山的河流,它來自香格里拉大雪山,從上橋頭注入金沙江。

上橋頭是通往西藏和四川的必經之地,從這裏渡過金沙江,經德欽縣去往西藏;沿崗曲而上,翻越巴拉格宗的埡口,就到達四川德榮,再往巴塘。當年紅二方面軍長征時在上橋頭打過一仗,於是崗曲河上就有了一座紅軍橋。

“巴拉”藏語意為從巴塘而來,“格宗”藏意為白色的城堡。圍繞著這座神聖雪山,大自然也孕育出了無盡的美景。可以是春季梨花紛飛,可以是夏季綠草茵茵,更可以是秋季的色彩萬千,還可以是冬季的冰封斜陽。除了四季,巴拉格宗的山腳有奔騰不息的崗曲河水和獨具特色的峽谷絕壁,還有酷似熱帶非洲薩瓦納的幹熱河穀景觀;山腰有茂密的原始森林,還有各種珍禽異獸和奇花異木;山頭有巍峨的雪峰冰川和冰蝕湖泊,有佈滿高山花卉和名貴中草藥的高山灌叢草甸及流石灘景觀。而這一切的美景都是巴拉格宗生態旅遊景區一年中的常態。

香格里拉大峽谷高原湖泊

走進巴拉格宗峽谷,最引人注目的是崗曲河的水,這水應該是最清澈的了,從它的源頭一直到上橋頭,沒有村莊,更沒有工業化的污染,河水時而湍急,時而平緩,在峽谷中彎曲流淌。兩側的崖壁都是以90度的直角向上延伸,看不到有多高,不會少於1000米的。公路在西岸,古道在東岸,可惜已經沒有了馬幫,聽不到悠揚的鈴聲。幾年以前,生活在雪山腳下的巴拉村民,就依靠著這條古道生存,據說許多人從來沒有走出過這世外桃源一般的天地,沒有見過汽車的模樣。

沿著峽谷之上的旅遊棧道,上有懸崖絕壁,下也有懸崖絕壁,在棧道上總讓人不那麼自信,腳微微有些發軟,灰白色的一線天是那樣深遠。穿出峽谷,就是原始森林,然後是高山牧場,最後是皚皚雪峰。每到春末夏初,各種杜鵑花競相綻放,一簇簇、一片片,點綴於雪山碧水之間,形成一幅美麗的畫卷;而秋高氣爽時,層林盡染,漫山紅遍,牛羊悠閒於草場之上,又構成一幅色彩絢麗的秋景。要看到巴拉格宗雪山之巔,就要從巴拉村再前行9公里,那裏的一座座雪峰是由丹霞構成的,十分壯觀,天然佛塔在雲霧間若隱若現,仿佛一個神境。

巴拉格宗雪山是藏傳佛教神山聖地,巴拉格宗在穿越千年的時光裏,始終只有一個村莊——巴拉村,意為自巴塘而來的藏族村。相傳,很久以前,格薩爾王手下一位大將厭倦了常年不斷的戰爭生活。一日,夢見三位神女把他帶到一個神山林立的仙境般的峽谷,那裏沒有戰爭,沒有煩惱。翌日,他向佛教師講述了這個美好的夢,佛教師告訴他,這是雪山山神的旨意,要你去尋找和諧寧靜的家園。於是,大將帶領家人和手下走了九九八十一天,為尋找夢中樂土跑遍了康巴地區的山山水水。當他們翻過崩波崗格宗雪山時已是深夜,斷糧缺水、精疲力竭的人們一一昏倒在地,第二天醒來不禁驚喜萬分,眼前這個山峰環繞,隔離塵世,依山傍水的地方,正是他們要找的理想家園、夢中的格宗(白色堡壘)雪山。於是,他們在此定居了下來。由於大將一家是巴塘人,所以把這裏起名為巴拉村,村後面的雪山便被人們稱為巴拉格宗雪山。千百年來,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世世代代過著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般生活。大小不一的藏房錯落有致地撒落在這片土地上,暖暖的晨曦給村莊平添一份寂靜與安詳。這樣的藏族民俗風情文化為景區注入了血肉靈魂,也使這裏成為了中外遊客公認的20世紀英國著名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筆下的香格里拉大峽谷。

 

(转引自:云南画报  作者: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生态旅游开发公司 )